食用这些假伟哥

2020-07-20 00:48

据调查,犯罪嫌疑人陈某2001年在香港注册了“香港天龙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后,就开始自行生产、销售壮阳药。2005年因销售假冒伪劣产品被安徽省公安机关处罚。2010年陈某将厂子卖给其兄陈某某。2012年,陈某某在黄花开厂生产该公司标示的壮阳药,被长沙县药监部门查处。

此外,他们在涉案车辆车后都安装了行车记录仪,用来防止被尾随跟踪。只要有陌生的或者是觉得可疑的车辆接近时,驾驶员会通过车后的行车记录仪观察,一旦发现有任何不对劲,就会想办法摆脱跟踪车辆。而且事后还会通过调查,通过跟踪车辆的车牌号,找到车主或车主所属单位。

食用这些假“伟哥”,会不会影响身体健康?记者就此采访了长沙市食品药品监督局相关专家,专家表示,食用假“伟哥”可能引发低血压等副作用。

在香港注册公司,在长沙开设黑工厂生产假性药,销往26个省市自治区,月销售额高达100余万元。9月4日,长沙市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长沙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与长沙县公安局联合通报一起特大非法生产销售假性药案。目前长沙已逮捕犯罪嫌疑人12人,取保候审该案犯罪嫌疑人7人,网上追逃1人,另在广东湛江逮捕犯罪嫌疑人3人,山东莱阳刑事拘留1人。

很少有药能像“伟哥”一样,掀起一轮又一轮的制假售假高潮。皆因这个蓝色的小药丸,关系到众多家庭的“性福”。在真“伟哥”万艾可专利保护到期后,国产“伟哥”会迎来春天吗?“伟哥”制假售假情况会不会有根本改变?

9月4日,开福区捞刀河镇一仓库,堆放了大量查获的假性药。图/记者华剑

在工厂、仓库的周边,犯罪嫌疑人也设置了监控,一旦有陌生人员和陌生车辆靠近,团伙成员都会互相内部进行通报。

“他们的反侦查意识很强,警惕性也很高。”9月4日,办案民警介绍,制假团伙以杨某某、陈某某、靳某某为首,成员间都是单线联系,一个人通常会使用多个号码,这些号码大多没有机主信息,或是专门使用伪造的机主信息,大多数都是外地的号码。

长沙市、县两级相关部门高度重视此案。今年4月23日,在长沙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与长沙县公安局的联手下,按照行动指挥部的统一部署,共出动执法人员240余人,分成12个行动小组,同时对该团伙主要头目的5个居住点及7个制假窝点进行收网。现场查获假药成品37个品种、13.7万余盒,半成品66万余片(粒),用于生产假药的原料3016公斤,各类包装盒(瓶、箱)及说明书等199.2万余份,制假设备25台(把),涉案车辆3台。

“药是假的,但含有一定的有效成分。”长沙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专家表示。

“一粒神”、“乐翻天”、“回春丸”、“好汉哥”……9月4日下午1点,在长沙市食药监局租赁的仓库,记者看到了堆积如山的各种品牌的假性药。包装精美、品牌,有的还有防伪标志……乍一看,真的很难分辨这些药品竟然是黑窝点的假冒产品。

专家表示,假“伟哥”成分中含有枸橼酸西地那非,跟正宗“伟哥”的主要成分一样,但它缺少一些辅料化合物。这类辅料能够让药物在规定的条件下释放出来。比如通过加入某种化合物,能让血液中药物的浓度在数小时内达到最高峰,并在一段时间内保持这一浓度。如果未添加这种辅料,药物就无法按照既定的路线发挥作用,效果就会打折扣。

初步调查发现,这个窝点背后涉及一个生产、销售假药的大型黑工厂。随后,通过数月的蹲点、跟踪,基本摸清了该犯罪团伙的人员结构、销售网络、进货渠道和生产经营销售窝点的位置等信息。

有群众举报,称在长沙县湘龙街道土桥村一间民房内,有一家生产加工假药的黑工厂。该制造假冒性药的窝点随后被查获。

专家介绍,研究表明,大剂量服用假“伟哥”,可能会引起低血压、肌肉酸痛等副作用。专家还提醒,假“伟哥”往往粗制滥造,混有其他对身体有害的杂质,而且,此类假药为了达到“惊人的效果”,药量一般都会被加大。长期服用这类假药可使患者超量摄入药物,容易引发前列腺炎,甚至出现病理变化。心血管病患者若不慎将此类假药跟硝酸酯类等药物混吃,甚至可诱发心脏病,导致中风,增加猝死的风险。

2013年5月,经陈某介绍,陈某某将厂子卖给了犯罪嫌疑人靳某某。靳某某伙同杨某华、杨某某等人先后在长沙县湘龙街道、开福区捞刀河镇等五处极不显眼的民宅内开设分厂,生产“德国黑蚂蚁生精片”、“天下第一棒”等假药,并雇用嫌疑人吴某某等对外销售,雇用犯罪嫌疑人周某某担任会计并联系业务,假药成品通过物流销往湖北、广东、安徽等全国26个省、市、自治区,月销售额达100余万元。

“我们不走药店,就直接把这些药送到性保健用品店里去。我们的药便宜,很多性保健用品店都收我们的货,销量很好。”9月4日,负责销售的犯罪嫌疑人吴某峰告诉记者。随后,记者在长沙市区走访了几家性保健用品店,虽然没有见到此次涉案的品牌药品,但老板告诉记者,男性保健品的确价格有不同,一般正宗“伟哥”一颗要180多元,而在网上或小店子买,5-20元就能买到一颗。潇湘晨报(红网)